肆时

不淆世俗的潮浪。

LOFTER, 我再搁你平台发一篇文我就是狗。


[图片]
[图片]
[图片]

77 22

理想浪漫主义

cp琛南旧事,伪现背he


去年年底写的,可能有些滞后。


原本是给朋友上海场的无料,结果上海场取消了。文就卡着时间发一下,祝成团周年快乐。


01


“不至于的。”


周震南这样说。


当时临近上台,刘也避开人群上来揽他,在他耳边又轻又软地劝慰了些什么。周震南略微低下头,抬手捏了捏被刮到的耳返。


随后他抬头,朝刘也笑了一下:“我跟姚琛,好歹这么多年的朋友了。”


02


Flag这种东西不能乱立,可周震南知道的时候就已经迟了。


成团当晚,他在...

wordpress跟我八字不合,努力了很久,也找不到新停车场,最后还是把存档都存到了微博。


点这里


包括之前的存档也都会逐渐挪过去。前圈的文被LOFTER基本屏蔽干净了,很多读者来私信过我,希望能补档,趁这次机会一起补一下。


不用私信我。新的会补,旧的不删,都有存档,被炸号就重发。


拒绝自我审查,没有什么不可说。

在我逍遥法外的漫漫长夜里,这个号已经过5000fo了。


那么择日不如撞日,这一次我又来抽幸运观众点梗写文了,我写,这回真我写。


但还是搞点有意思的。


cp琛南旧事,除此无限制,抽第1,5,15,51(如果有的话)层评论的点梗,全部揉一起写篇文。


如果该层评论是无意义水贴的话,向下一个评论顺延直到有内容为止。


来叭朋友们,希望就从一楼开始!


我已经点好啦,好像中途有删评的,以我当时计数的评论为准。


大家有别的想看的梗也可以继续评论,如果让我特别有灵感的话也会挑出来写的,谢谢大噶!

勇悍·17


主线嘉磊,涉及三角,包括焉之,光磊


哨向au,call me call my name番外,可独立阅读


不是圆满的故事,送给@月色摇啊摇。


01


赵磊和焉栩嘉认识的很早。


具体日期无从考据。就像赵磊也记不清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身边多了个总跟在他背后亦步亦趋的小团子。


焉栩嘉家搬来不久,小孩儿人生地不熟,也不大说话,就安静地盯着赵磊,整个人透着孤零零的乖巧。他打小脸就肉多,眼睛又黑又大,嵌在那张刚蒸出锅的胖乎乎圆滚滚的馒头脸上,是真的很像广告里轮番循环的那个旺仔。


赵磊每次都被小孩儿那双...

我百分百支持创作自由。


每个作者,无论水平高低,都拥有绝对自由的创作权利。


创作剖析现实谋求共情,本就不应该讲三观,光伟正的歌功颂德毫无意义。如果你对某个作品感到不适,那只说明你不是这个作品的受众,通俗点说,人家就不是写给你看的。


同人领域或许比较特殊,但绝对不是特例。从来没有纪实文学,所有的同人作品都是作者构建的全新的架空世界。如果同人创作可以给人洗脑的话,也应该怪那些没带脑子看文的读者们,而不是责难创作者。


因此所有因创作内容而遭受过非议的作者们,请务必相信,这不是你们的错,你们的作品没有任何问题,既没有对不起正主,也不需要对这场扯着大旗讨伐异己的混战负责。想怎么写...

Call me call my name 后记

*复建产物


哨兵南 x 向导琛

哨向paro,私设很多,南琛南无差

副cp是高山原也be背景下的陆梦嘉期

注意 含部分相熟角色死亡预警


*


当反动供能系统被彻底摧毁的那一刻起,这场战役的结果就已经尘埃落定。


不再受感官武器影响的哨兵们,与普通人类交手,只能算是单方面的碾压和处决。爆炸以后反动势力全线溃败,被不费吹灰之力地一网打尽。


接下去就是清扫战场,确认战损,逐级上报。


断壁残垣,满目疮痍,医疗兵踏着染血的沙砾匆匆狂奔,杂乱不堪的喧哗声连...

喜欢你真的好值得。

点梗的那位卡迪小飞猪老师,昨天翻了一晚的淘宝,说要把被弄丢的长腿豹买回来,但是翻遍整个淘宝都没翻到。


然后她开始脆弱得后返劲儿,刚刚突然毫无征兆地问了我一个的问题。


她说宝贝,周震南接机举的牌子上画的小花说有寓意,什么寓意?


我才想起来这里是埋了一个梗的。周震南画的花有具体种类,但是他画工不行,除了他自己也没人看得懂。


他画了迎春花。一个是谐音么,都是YC。一个是当时接机的时候是冬天,而他们参加节目的时间是来年春天。周震南觉得这个寓意很好,春天会来的。


然后她又不行了,开始哼哼唧唧地难受。说这个梗很好,但是你不说没人知道。所以我想了想还是发出来,因为姚...

 
1 / 4

© 肆时 | Powered by LOFTER